绝世镇封

“杀啊!离家的儿郎们,随我一同杀出这阵法,杀出这星空,杀出这天地,杀回故土!”

天地间到处都充斥着咆哮声,惨叫声,法宝神通碰撞的声音。其中有一股声音格外刺耳。

“回家 ,放我们回到故土。”

“若有生之年还能回到故土,我便死而无憾了。”

“老夫已经太久太久没有回家了,不知一切还依旧吗?家族是否还兴盛?小孙儿是否还活着?恐怕大劫过后…… 唉!”

“回家?老夫有多少年没有回家了,久到老夫自己也忘了年岁了,老夫也想回家啊,可而今已是身不由已了,唉!”

一栋高不知几万丈的城门顶端站着两人,说话的正是居右的一名白袍老者。

这城池广阔到一眼看不到边际,远处看就像一头蛰伏的洪荒巨兽,靠近它更有一股极浓郁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也有一种肃杀冰冷之感让面对它的人不战先颤。

城墙通体紫黑色,好像是最浓稠的鲜血常年挥洒在上面所致。

高不知几何,宽不知几里的城门仿佛一张洪荒巨兽的血盆大口,锋利而闪发幽光的尖刺密密麻麻的生长在那血盆大口之上,让任何想要攻破此门的人都显得卑微而渺小。

城门顶端之上的两人,居右的是一名白袍老者,须发皆白,脸上肌肤光滑润泽似婴儿般,可他的双眼深邃如一汪幽潭,细看能发现老者四周的空间隐隐有扭曲之像,仿佛逃不过老者双眼的吸扯。

居右的是一道血影,时而如有实质般存在,时而又如影像一般扭曲透明,血影看不清面容,就连衣着也模糊不清。

“回家? 家在何方啊!本座一生征战天地八荒,哪里都不能阻本座的脚步,哪里都莫能挡本座的铁骑,而如今却也不知家在何方!”

血影幽幽一叹开口,声音好似从九幽深处传来,低沉而富有磁性,但却有一股血腥之气弥漫在四周,好似随着这血影的开口,他的身影背后浮现出一幕幕尸山血海、无数人凄厉哀嚎的可怕场景。

“道友一生征战无数,杀敌不知几何,为尊主开拓了无边疆域,而今又以伤体镇守此关数万年,实在功不可没,令人钦佩!”

白袍老者听完血影的感慨的说道。

血影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看向天际。

天际处战火滔天,天上地下到处都是人影,到处都是法宝神通的光芒,凄厉的惨叫,愤怒的呵斥,遗憾的叹息,悲恸的吼声,让人不敢想象这是一幅什么样的人间惨剧,回家的吼声仍不断响起。

“他们拼了命想要冲破这天地,想要回家,我们拼了命阻挡他们回家而不能回家,殊不知路已断,人已逝,家已毁!可悲!可叹!可怜啊!”

白袍老者叹息一声慢慢开口,脸上透出一股悲色,也不知是为战死在前方而不知情的修士而悲还是为自己而悲。

“不知未尝不是一种幸福,心中有回家的念,自然有战下去活下去的勇气。可怜了守城的将士,知晓已无家还在此无休无止的征战下去,可恨啊!”

血影听完白袍老者的话语,感受到他的悲后也说了一番感慨,说到最后声音透出厉色而又不语。

白袍老者知道血影是在恨自己有伤在身而不能和将士并肩作战,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什么,转移目光关注这不知该持续多少年的战争,沉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