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王爷魔掌难逃出

“唔……”女子睁开眼睛,揉了揉眼睛,随即立刻坐了起来,脑子里瞬间一片眩晕。

周围都是古色古香的装饰,房内的熏香甚是浓烈,不等丁泠反应过来,门突然吱嘎一声被人打开,紧接着就是一股比熏香还浓重的酒味扑鼻而来,丁泠的目光反射性的看向门口,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面带一脸猥琐的笑容冲她扑了过来。

丁泠没有时间考虑自己为什么在这里,揭开被子迅速起身,身上忽然一凉,可体内的暖流却充斥着。眼神刹那间变得冰冷,低头暗骂一声:该死的!竟然被下了催情香!

肥硕的男人被她的目光一瞪,愣在原地。而后又恶心着大笑的再次扑向她,露出一嘴大黄牙笑道“真是绝色啊,妈妈当真没骗本少爷,美人,大爷迫不及待了。”

丁泠冷笑一声,我也迫不及待的杀了你呢。

如今她破身子,对付他不能强攻只能智取,脑子飞速的计算着男人与自己的距离。

两米!眸中冷光一闪,床帘上的红纱被她反手绕在手里,借着悬挂的红纱将力气都集中在一个点上,用力的将身子荡着直奔男人,半空伸出交,毫不留情的一交踹在男人的面门上。

几个动作不过几秒钟的事情,男人丝毫没有防备的被踹在地上,刚想大骂贱人。丁泠又怎么会让他发出声音,嘶啦一声从本就暴露的身上利落的撕下一条红纱,另一只手将红纱的另一头直直的缠在男人的脖子上。

“蠢货!”嘴角微微勾起,冰冷的笑容绽放在脸上,吐气如兰,轻声说道。

看见男人露出惊恐万状的表情,丁泠才满意的勒紧红纱,盯着男人越发越黑紫的脸,身下的男人不再挣扎。丁泠才站起来抹了抹头上流下来的细汗。

体内的催情香让她越来越难受,隔壁传来的尖叫声不绝入耳。

丁泠看着眼前价值百万的青花瓷瓶,她穿了?

虽然不敢接受,可体内的阵阵暖流却提醒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古色古香的房子,价值百万的青花瓷瓶,身处烟花之地的丁泠,真的吃惊自己竟然穿越到了青楼!

等等,穿越?立刻举起自己的手,见馥郁安安静静的挂在手上才放心下来。这可是妈妈生前留给自己唯一的东西,她还清楚的记得自己今日去妈妈的墓前探望妈妈。

她靠在墓碑上看着馥郁,自顾自的说着“妈妈,你说馥郁不是一般的圣物,可戴在我手上这么多年,和平常的手链有什么区别呢?倒是有一点是极好的……”

“就是不会掉色……”

而后手上的馥郁突然之间光芒大作,她吃惊之余,妈妈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说些什么她努力的想听清楚,可现在却丝毫记不得。再醒来就……

没错,就穿越了。

身着轻纱被下催情香,这命运还真是霍霍人。

“陈老爷,玩的可开心?”门外传来老鸨带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