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时来运转

叶芷涵,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爸爸和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有一个深爱自己的男人……

陈卿南,叶芷涵的男朋友,他们过着平淡而又幸福的日子,可是这些都被突然出现的可恶男人打破了,这个人便是池耀天。

池耀天,一个非常帅气又冷峻的男人,叶芷涵由刚开始的憎恨,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并且怀了两人的孩子。可是在现在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却迫使她不得不离开,她发现他们有太多的不合适,叶芷涵就这么怀着池耀天的孩子悄悄的离开了池家,没有留下只言片语。

叶芷涵在离开池耀天之后遇到了易小图,芷涵不知道的是易小图在与她相处的过程中喜欢上了他,并且能接受她肚里的孩子。易小图开着车,不料从旁边突然窜出一辆货车朝他们急速而来,此时易小图突然发现无处可躲,旁边是一条深沟。

‘嘭’一声,下一刻就被急速驶来的车撞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痛觉刺激着叶芷涵的神经,她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她有些排斥这熟悉的味道,自从和池耀天认识后,她就经常闻见这个味道,想来那些日子她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恨着,怨着,挣扎着,最后在真相面前她突然就觉得是那么的无力。昏迷前的景象袭上大脑,死去的阿丽和杜富贵,还有易小图,叶芷涵猛的睁开眼睛视线对上了雪白的屋顶。

“你醒了,天啊,小涵姐,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哪里疼?”梅梅叫着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连问着叶芷涵几个问题后,又激动的跑出去拉开房间的门对着外面喊着:“医生,医生,小涵姐醒了。”

随着梅梅的声音,几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从外面疾步进来,他们有序而速度的给叶芷涵做着一系列的检查,梅梅激动的站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叶芷涵,生怕这只是她的一个梦,眨下眼睛叶芷涵又会晕睡过去。

二十分钟后,几个医生拿着一些数据在一起讨论着,叶芷涵最想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样了,她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还是凸出来的,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唇角也弯了起来。

“小涵姐。”梅梅终于趁着医生们不注意蹭到床边,眼泛泪光的伸手握着叶芷涵清瘦的手指,她还想说什么,可是嗓子眼堵的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叶芷涵抬头伸手抹去梅梅眼角的泪花,温柔的开口安抚着她,这一开口试着发音,叶芷涵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干涩的厉害。

一杯温水适时的出现在叶芷涵的面前,叶芷涵伸手接过喝了一半才抬头看着递给她水的主人姚律师,叶芷涵晃神了下想到洞里死的两人,她忍着还是有些疼的嗓子问:“案子怎么样了?”

姚律师摇头,她没回答叶芷涵的问题就被一个医生给请到一边,医生很委婉的开口告诉姚律师病人刚刚苏醒过来,还很疲惫,不要和客人说太久的话,病人还需要休息。

叶芷涵喝了水,梅梅已经将带来的保温瓶打开了,里面是骨头汤熬的粥。叶芷涵喝着温度正好的米粥,她开玩笑的告诉梅梅是不是算准了自己醒来的时间,把粥都准备好了。

梅梅笑着,却不回答,她能告诉叶芷涵这粥是每天二十四小时定时送来这里,能告诉叶芷涵当她看见易小图那双血肉模糊的手抱着叶芷涵站在她面前时,她的震撼吗?都不能,所有的都要压在她的心里,因为易小图下了封口令,还不让所有人告诉他为叶芷涵做的一切。易小图就在隔壁病房里,他的手几乎要废掉,医生建议转院去别的更好的地方医治,易小图拒绝了。到了这个时候梅梅还不知道易小图爱的是睡,她就是傻子,自从那一夜后梅梅感觉易小图有些不同了。

“你有心事?”叶芷涵喝了几口米粥,抬头看着梅梅晃神的样子,她心头一沉问着:“易小图呢?”

这一次梅梅没开口,姚律师告诉叶芷涵:“他有事,赶回老家几天,过些日子就回来,怎么,想他了?我立即打电话给他。”姚律师说着拿出手机,作势要拨出去电话号码,她知道现在那些刚刚离开的医生们就在隔壁做汇报,如果能让易小图听见叶芷涵的声音,或许他就不会整夜整夜的烙饼。他们之间隔着的岂止是一面墙啊。

“不用了,既然是有事,等过几日再说。”叶芷涵勉强的开口,她觉得嗓子的疼痛更加的严重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有些抗拒面对易小图。她将米粥全部喝掉,有些冷的身体感觉好受了很多。姚律师笑了下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她走到床边将一张表递给叶芷涵看:“这是你作息的时间表,你身体可得要好好调养,想吃什么就说,易小图走的时候把他刚刚赚的一笔放我这里了,在他回来前我们一定的花光。”

叶芷涵还是想知道案子最后怎么样了,她问姚律师,姚律师一句带过去了:“已经结了,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高队长还想来负荆请罪,我轰了,对了,晚上你想吃什么?”

还吃?叶芷涵记得自己刚刚喝下去一大碗粥,肚子饱饱的,打了个呵欠,她说:“都行,这表上不是有安排吗?你们回去休息吧,我已经好很多了。”姚律师看着叶芷涵很困顿的样子,她让梅梅先回去休息,她在医院陪叶芷涵,梅梅和叶芷涵打了声招呼才走,姚律师很随性的坐在一边的长椅上,将腿搭在椅子扶手上,她的视线和叶芷涵的相遇,叶芷涵的脸上哪里还有一点睡意,姚律师笑了,她知道叶芷涵有话问自己。

不过让姚律师意外的是,叶芷涵并没有去问她如何被救的,也没问关于易小图的其他事,而是告诉姚律师她想出院,她不想再闻消毒水的味道也不想面对病房的白墙。这个问题姚律师不好决定,她起身让叶芷涵休息下,她去问问医生。

病房里很快就恢复了安静,叶芷涵的手轻轻的摸着自己身上白色的被子,一个名字就出现在她的脑海里,池耀天,我已经放下了之前对你的恨,就这样吧,太过于的执念最后剩下的都是伤害。

回想起来叶芷涵突然发现,她和陈卿南之间的爱竟变的通透,反倒是池耀天曾经和她的纠缠对她的伤害让她很难漠视忘掉。

医生的建议是留院观察几天,毕竟叶芷涵的身体太虚弱,之前有流产的迹象,孩子能够保住已经是万幸了。叶芷涵坚持出院,姚律师并没阻挠,她一切都以叶芷涵的意思为先,不过还是安排了医生每天固定去家里给叶芷涵检查身体。家里没有了易小图的身体,却多了另一个男人的身影,当叶芷涵回去看着从厨房里走出来迎接她的陌生男人,她错愕了下。

“我是易小图的表哥,查理。”查理是个混血儿,长的很是粗犷,有着欧美猛男的每一个特征,络腮胡,高挺的鼻梁,深俊的五官,彪悍的身体。此时查理站在叶芷涵的面前友好的伸出手,那双深蓝的眼睛里带着很和善的示好。

房间里的气氛有些的怪异,梅梅显然对查理在这里也是惊到了,她看了姚律师一眼。姚律师迈步到查理的身边,伸手拍掉查理的手,却不想查理就着机会将姚律师的手握在他的大手里,毫不避讳屋子里其他两个女人在,他肉麻的开口:“达令,我做了你爱吃的葱油饼,一会试试。”

“放手,谁准许你进来的?”姚律师很不客气的对着查理厌恶的开口,她努力想挣脱,却不想查理握的更紧,似乎还有进一步举动的趋势,姚律师难堪的转头,这才发现客厅了就她和查理在,叶芷涵和梅梅已经回了卧室,姚律师紧绷的心立即放松了下来,毫不客气的抬腿对着查理双腿之间撞了过去。

查理哪敢大意,双腿一夹,另一只手就抓住了姚律师扑空的腿紧紧的贴上了他的身体,他凑近姚律师耳边小声说了一句什么,姚律师脸上的神情瞬间变的苍白,眼睛里的光狠狠的看着查理,查理牵强的笑着,他确认了姚律师眼睛里的敌意防备消散后,他慢慢松开了手,规矩的站在姚律师的对面。

“你想怎么办?这里是绝对不能让你住的。”姚律师说的很干脆,她转身坐到距离查理最远的沙发上,斜睇着眼前让她痛的不能自己的男人,虽然努力表现坚强,姚律师知道衣服下自己的身体在发抖。查理没走进姚律师,只是随性的坐在沙发扶手上慢悠悠的说着:“你知道的,我必须住在这里,如果你有别的疑惑,去问问尘尘,他会告诉你。”

“靠,你愿意做厨娘,你就做。”姚律师终于粗口暴走,在待下去,她会疯的。

查理不动,看着姚律师冲进房间,房门被关的砰砰砰响,他心里数着三,二,一,砰的声音再次响起,姚律师冲出了卧室瞪着查理,查理笑的很是无辜开口:“在他没回来前,卧室是我们的。”

姚律师很想冲出去问问易小图,这玩的又是哪一出,不过她终究是忍住了,因为叶芷涵已经站在她卧室门口担心的看着她,姚律师对着叶芷涵挤出了一个高难度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