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风秋画扇

“莫兰!你给我滚出去!”

祁安修暴躁地掀开被子,手指着门口,对床上一丝不挂的女人怒吼。

数不清这是她第几次以这样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了,上次是偷溜进浴室,上上次是躲在车后座,这次居然直接脱光了躺床上来了。

这个女人,到底知不知道羞耻?

床上的莫兰眼神一暗,丝毫不介意自己姣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光洁的双腿交叠着,动作妖娆地伸出一只脚去钩站在床边的祁安修的睡袍。

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从微微敞开的浴袍中露出来的健硕的胸膛。

“我好看么?”

放眼整个A市,谁敢说莫兰不好看?

精致的五官,妖娆的身段,目含情,声带娇,三围傲人,性格火辣直爽,端似一朵娇艳妩媚的玫瑰花。

别人不知道的是,他们心目中的玫瑰女神,每天都在上演勾引姐夫的背德戏码。

祁安修厌恶地把被子又重覆到了莫兰身上,他实在想不通,像莫莉那么温文尔雅的美好姑娘,怎么会有莫兰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妹妹。

想到莫莉,他的心一痛,眼神里酝酿的黑气越来越重。

“我叫你滚出去你听到没!要不是看在莫莉的份上,你连跟我说话都不配!”

已经习惯祁安修的毒舌和抗拒,莫兰丝毫不受影响的继续看着面前俊朗非凡的男人,她嘴角微微一勾,身体在床上弓起,借着柔软的腰部身子立了起来,双腿分开跪在床上,背后的长卷发随着她的动作拂过光洁的背,落在不盈一握的腰间。身前的风光自然被被子挡住了。

看着身体前倾慢慢向他靠近的莫兰,祁安修喉头一紧,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女人贴面的问候。

没能如愿挨到他,莫兰微微嘟起嘴。

“祁安修,我叫你姐夫难道不是更刺激么,呵呵,你在避讳些什么呢,我姐都死了三年……”

讥笑的话语因为一个狠历的巴掌戛然而止。莫兰倒在床上手捂着脸沉默地看着怒不可遏的祁安修,撑着身体的手臂因为疼痛颤抖不已。

祁安修手背上青筋暴起,足以得知他刚刚那一巴掌有多用力。低头看着阵阵发麻的掌心,祁安修心里生出深深的厌倦感。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让他的呼吸变得沉重。

这是他第一次打莫兰。

这个女人总是乐此不疲想方设法的揭开他心里的伤疤,也不知道到底是讽刺了别人还是侮辱了自己。

莫兰受了一巴掌,沉默片刻不怒反笑,慢条斯理的下床捡起之前被自己扔在地上的衣服,优雅地穿上,光脚背对着祁安修站着,长时间的赤身裸体让她感觉森冷。

房间里一时无声,莫兰走到门口,突地发出轻哼的笑声。正准备彻底离开这个令人尴尬的房间,祁安修凛然的声音直直刺向她的心门。

“莫兰,我告诉你,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莫莉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门口迤逦的身影一顿,装作没听见一般消失在了祁安修的视线中。

没有人看见,莫兰美艳无双的脸庞此刻尽是肝肠寸断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