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网

高迪王雅轩小说_高迪王雅轩小说名字

完本

源罪

来源:掌中云 作者:原梓番 主角:高迪,王雅轩 标签:都市,技术流,网络科技,轻科幻,智谋

今天小编带来源罪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高迪,王雅轩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原梓番,在你盯着手机屏幕的时候,有另一双眼睛,也在盯着你的手机。正如尼采所说:你看着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看着你。在信息安全这件事情上,人们正在经受着前所未有的考验。

源罪

推荐指数:10分

《源罪》在线阅读全文

源罪精彩章节:

“你用药把张惠娴迷晕了,却说她是自愿的,你果然够不要脸。你猜猜,你这个理由,说出来,警察会不会信呢?”

付添义脸色一变,但还是强自镇定道:“你威胁我?你以为凭这个就能威胁我?”

我摇了摇头:“不,我来这没有威胁你的意思。我只是来通知你。”

我的回答显然又超出了他的预期,他脸上一愣:“通知我什么?”

“通知你准备吃牢饭。现在警察已经把你医院的仓库给封了,留给你的自由时间不多了。”

付添义听了这话,眼睛在我整张脸上转来转去,似乎是想要分辨这话的真伪。起初他还假装镇定,但是几秒之后,他掏出手机开始迅速拨号。

我没看清他在给谁打电话,但是在这个距离上,我听得到他拨通后,听筒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那声音凄厉、惨烈,相当瘆人。话说,当初我在网上找这些声音的时候,可是花了不少功夫,为了让效果显得更瘆人一些,我还请一个专业的音效师把声音加工了一下。不料那个音效师实在是太专业了 ,被他加工完,我自己竟然都不敢听完,那声音简直像是地狱里传来的。

这阵音效让他脸色瞬间大变,他迅速把听筒拿开。看着手机屏幕,满脸的惊恐和惶惑。

他又换拨了另外一个号码,我看到显示出来是‘住院部’。

于是,我又一次听到了那凄厉的惨叫。那声音真的是震撼灵魂,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虽然明知道,但还是吓得我心里一抽。

“啊——”他被吓得险些把手机扔到地上,脸色已经有发白。

我尽力做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么?那是找你索命的鬼魂。”一边笑一边往他身边凑:“你要是害怕,我可以帮你报警。”说着,我伸手去拿他的手机。

付添义看起来很是慌乱,他看我手的眼神,仿佛在看一条扑向他的毒蛇。他大叫了一声,头也不回的往小区门口跑去。

子夜时分,小区的院子里空荡荡的,四下里也很安静。付添义沉重的脚步声在院子里回荡,他身子虽然肥硕,但还是用很快的速度跑出了小区。

我在原地点了一支烟,抽完之后,拿出手机,调用了一个程式,把潜伏在付添义手机里的那个木马软件删掉了——那个木马程序经过我的精心调试,一旦开启,可以在信号满格的状况下阻止外界的电话打进来。这样付添义就不会提前知道他的医院已经被警察查了。而这个木马的另一个作用,就是切断拨号键和呼叫程序之间的联系,最终的效果是:无论拨什么号码,在‘呼叫中’动画展示两秒之后,就会自动播放那个凄厉的声音。

我侧耳倾听,直到听到外面传来嘈杂和警笛声,这才走出小区。在小区门口,我看到马路边上,两个警察正架着面色惶恐萎顿的付添义往警车里面塞。警灯在夜幕下闪烁,感觉很是绚丽。这状况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原本我以为,来抓他的应该是便衣。看来,付添义这种货色的嫌疑人,用不着出动便衣那么麻烦。

但无论如何,监狱,才是付添义这种人的最终的归宿。

我离开了这个小区,在附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住下,第二天早上,我搜了搜广州的本地新闻,找到了有关这起案件的报道,新闻之后,评论如潮,多半是谩骂付添义和指责监管不力。基本上没有人注意报道中的那句“警方根据群众举报……”。但是我注意到了,因为这个唯一句有关我的内容。我为了彻底找到付添义的犯罪证据,前后花费了小半年的时间,耗费财力精力甚巨,看到这样一句话,多少也是一些安慰。警方现在一定在彻查那批药品的来源,在审讯了付添义之后,更多的人会陆续落网。在这期间,警方并不会太关心那个匿名群众究竟是谁。在警方看来,我的身份可能是医院的保安或是某个看付添义不爽的医生,既然举报者选择匿名,警方多半也不会去查。付添义倒是有可能关心我的身份,但是至少要等到他出狱之后,才有机会来查我——如果在他有生之年能出狱的话。

我乘坐早班的高铁回到了深圳,就像往常一样来到公司。没有同事知道我昨天晚上去了广州,在他们的理解之中,我只是睡了一觉,然后又来上班了。我默默坐到我的格子间之中,四下里看看,四周一如往常。这感觉有些怪怪的——就像小时候玩游戏机,沉迷在其中之后,再回到现实世界。会有一种从外星球回到地球的错觉。

工作的间隙,我想起了洛基让我做的那个程序。手上也不太忙,就用公司的电脑把事情做完,邮件刚发回去,身边忽然传来鬼鬼祟祟的一声“喂”。

虽然我知道一定是张小刚,但是还是吓了一跳。我竟然没察觉到他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凑到了我身边。我转脸看他,见他一脸的神秘,把手在桌子底下摊开:“你看这个。”

他摊开的手掌上拿着一个圆柱状的黑色金属棒,手机那么长,大号胶棒那么粗。上面有一个小按钮。我拿过来,看金属棒的一头是一个孔,我一时没弄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顺手就想按那个按钮。

没想到我这个动作引起了张小刚的极度恐慌,他压低声音却激动的低喊:“别别,别按!”一把拦住了我的动作。

“怎么了?这是电棍?”我问张小刚。

张小刚要了摇头:“激光炮。”

我嗤之以鼻,把东西丢还给他:“一个破激光笔,神神道道的。”

“这不是笔,是炮。”张小刚强调。

“那有什么区别么?”

“你跟我来。”张小刚一脸‘带你见识一下’的表情。

他真的勾起了我的好奇,于是我跟他下了楼。张小刚带着我,下到了地下停车场,我跟着他走进了防火通道。他递给我一支烟:“叼着。”

“搞这么神秘兮兮,就为了抽根烟?”

“嘘——你小点声。别让别人听到。”张小刚拿起手里的激光炮:“你叼着烟,别动。千万别动。”说着他按动了按钮,激光在墙上印出一个亮点,微蓝的光柱清晰可见,张小刚调整着那个光柱,往我嘴里叼着的烟上面移动。

光柱触碰到了我的烟头,瞬间我闻到了烟叶燃烧的味道,火光随即而起。我用嘴一吸,烟竟然点着了!

我大感诧异:“这个东西,能点火?”

看到我脸上的诧异,张小刚很是得意:“怎么样,没见过吧。跟你说了是激光炮,不是激光笔,激光笔能点烟么?”

我把激光炮拿到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看:“你哪儿买的?这玩意儿应该属于违禁品吧?”

“我在一个朋友哪儿弄的。不知道是不是违禁品,自己在家里玩,也没人知道。”张小刚一脸不在乎的样子。

但无论如何,这真的是一个我从没见过的新鲜玩意儿。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在网上逛逛,似乎每天都会发现你之前从不知道的新产品。有些产品,有的虽然并不是什么独特的科技,但是其使用方式却往往超出你的想象——有时甚至超出了你可能的想象。

我和张小刚在防火通道里玩了整整十分钟的激光炮,张小刚的好日子烟盒被烧得千疮百孔,最后连他的员工卡外壳也惨遭毒手。

玩完了激光炮,我和张小刚走出了防火通道,张小刚把员工卡外壳扔进了垃圾桶。我俩正要上楼,张小刚的却忽然停在原地,然后身子一步步往后退,脖子伸得老长,也不知在看什么。

“你干嘛呢?”我问张小刚。

张小刚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我过去。

张小刚这个家伙,整天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工作干得稀里糊涂也就罢了,做其他事也常常有些匪夷所思,我进公司第一天,就听说了张小刚的壮举之一:因为他觉得摆在他面前的一株滴水观音非常漂亮,脑筋短路,居然摘下来咬了一口。滴水观音的花叶都有剧毒,几秒钟后他的嗓子就开始有反应,迅速吐掉之后,还是被紧急送了医院,虽然没大碍,但是嗓子还是哑了好几天。

所以,对他这看似紧张的举动,我并没太高的预期——看到一条土狗或者墙上的新款监控摄像头,他都可能会做出这种反应。

我走到张小刚近前,问他怎么了。

张小刚往停车场角落里一指:“你看,那车在动。”

我顺着张小刚说的方向看去,看到角落的位置停着一辆绿色哈弗H6,那车正在有规律的左右震颤,看起来像是有人在里面车震。

这年头,车震并不算是什么新闻,可是,现在是工作时间,而且,那辆车我认得,是郭德平的。认出了这辆车之后,我心里忽然一抽。

我们距离那辆车有一段距离,车玻璃全都贴了膜,无法看清里面,但是车在震动,是十分明显的。

“是郭德平的车。”张小刚也认出来了。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