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网

阴阳神探小说_阴阳神探小说阅读

连载中

阴阳神探

来源:掌中云 作者:文坛病夫 主角:张刑复,胡若云 标签:悬疑,黑暗,惊悚,都市,灵异

今天小编带来阴阳神探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张刑复,胡若云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文坛病夫,哟妹子,我看你印堂发黑,似乎有不祥之罩,来,快让贫僧,不对,让贫道给你解了吧。地狱判官在阳间破案除凶,发财恋爱,收一堆小弟不亦乐乎。

阴阳神探精彩章节:

壮汉满脸是血狂退三步,目露凶光,破口大骂:“你他马的找死,就别怪老子灭你的口!”

张刑复打了个饱嗝,慢条斯理地吮着筷子上的余味,扭头道:“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壮汉怒目圆睁,气得要吐血,不再废话,举着刀子就往张刑复肚子上捅。

女孩子捂住眼睛尖叫:“先生小心……”

张刑复哦了一声,抬脚踢中壮汉的裆部,只听噗的一声,似乎是什么东东被踢爆了。

壮汉捂住裆部,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啊……我的蛋……”

张刑复侧过身去,手中的筷子扎进壮汉咽喉,耳边的噪音戛然而止。

“多清静呐。”张刑复深吸一口公墓内的新鲜空气,转而扶起脚边的女孩“没事吧你?”

女孩披头散发浑身颤抖,检查着身上的衣物,眼泪扑簌簌地落:“我……没事……谢谢先生救了我……谢谢……”

“这傻逼说得没错,这鬼地方,就算你叫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你的。”张刑复心道:老子还真不是人,起码不是活人。然后就看到面前这个女孩高挑匀称的身材,精致如同混血的五官,美得令鬼挪不开视线。

“您不是来了吗。”女孩子哽咽着,嗓音娇嫩,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楚楚可怜地望着他。“再次感谢您……”

张刑复心中微动:这小妮子好美啊。不由得咽了口口水。然后装作无所谓的模样,摆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转身在前面边走边说:“你……大晚上不回家,在这里做什么?”

女孩子惊魂甫定,断断续续地说:“我想我妈妈了……今天星期天……就来……就来看看她……和她说说话……然后不小心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刚准备下山回家,却……”

“我知道了。”张刑复柱着手杖,作潇洒帅气状,头也不回“早点回家吧姑娘。”

“我不想回家……”女孩子轻轻地说“爸爸要取别的女人了,他要把妈妈忘了,我讨厌他……”

“小傻妞。”张刑复摇头苦笑“这世上,谁都没有义务为另一个人守一辈子。”

“如果我有心爱的男人,我愿意为他守一辈子。”女孩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面前的陌生男子说出了心里话,可能是因为他救了自己吧。“我叫陆婉风,请问先生您怎么称呼,这么晚了在公墓,是不是也在看望亲人?请问您家住哪里,我回头一定去感谢您。”

“嗯,我也来看望亲人。”张刑复顿了顿“我叫张刑复,叫我帅哥或者帅震天都行。谢谢。”

“张幸福?”陆婉风心想这名字好土啊。又听他自称是震天级别的帅哥,不由得尴尬到破涕为笑。“先生您真幽默……”

“不是幸福啦妹子。”张刑复也笑“弓长张的张,刑法的刑,复核的复。”

“对不起了张先生……”

“要么叫我刑复,要么叫我帅哥,张什么先生,虽然我确实比你先出生。”张刑复还有半句话是:我也比你早死两千多年……

两人边说边聊,来到公墓门口,这郊区野地山风微凉,半个人都没有,猫头鹰在黑暗的林子里咕咕乱叫,气氛吓人。

陆婉风不由自主地追上张刑复,小心翼翼地挨近了他。

张刑复感受到软软的胸口贴到了身上,不由得神清气爽起来,也没有拒绝陆婉风靠近自己。

“刑复哥,山上那个流氓怎么办?”

“你没被那个吧?”张刑复委婉地问。

“没有没有。”陆婉风嗓音娇嫩地急道“那家伙是变态,爱听尖叫,没有撕我的衣服,你刚才也看到我身上穿得好好的……”

“我没事看你身子做什么?至于那傻逼,报警也没用啊,最多关几天,何况我刚才下手那么重,真得报了警,我还要吃官司赔钱咧。”

“也是……”陆婉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刑复哥你救了我,我可不能恩将仇报,那咱不报警了。”

“嗯。”张刑复呼吸着陆婉风身上的清香,又咽了下口水,心说:活着的感觉就是好,有美女作陪更是爽歪歪……

“刑复哥,你白天怎么来的?”陆婉风为了避免紧张和害怕,不停地找着话题。

张刑复心说:我是飞来的。嘴上却道:“走路来的。”

“我是开车来的,刑复哥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家。”陆婉风不由自主地挽紧了张刑复的手臂,语气真诚。

“我家你可送不到。”张刑复笑了笑心说:我住十八层地狱呢,你送得到才怪。

“送得到送得到。”陆婉风单纯的可爱“刑复哥你救了我的命,也挽回了我的清白,我怎么能送不到呢?”

张刑复摇头苦笑:“我老家在丰都。”

“丰都鬼城吗?”陆婉风娇声附和“我去那里旅游过,景区的农家乐饭菜很正宗。”

张刑复哈哈一笑:“是的是的。”

“远是远了点,但我送得到。”陆婉风语气温柔却又透着坚决。

张刑复心说:这姑娘性子真执拗,怪不得对父亲再娶的事耿耿于怀,还在公墓呆了一天。当下言道:“我现在住酒店里,你要送就送吧。”

“当然要送。”陆婉风说着想起一件事“对了刑复哥,你老家在丰都,为什么亲人会葬在隆泰?”

“我战友。”张刑复随口扯道,心里却说:这一个月内隆泰市会有二十个江洋大盗死于非命,我是来收割魂魄的。

陆婉风点点头,忍不住脑补了张刑复身穿军装的帅气模样,可惜公墓周边基础设施不完善,连路灯都没有,看不到他的脸,也不知道是不是帅到震天的地步,想到这里,姑娘家嘻嘻一笑。

“小妞你傻笑什么呢?”张刑复问。

“怪不得刑复哥你打退那个变态时身手这么棒,原来是退伍军人!”陆婉风一脸崇拜。

张刑复最受不住人夸,听到这里虚荣心爆棚:“我刚才的动作是不是很帅到了极点?”

“帅呆了,就是样子我看不到……”陆婉风轻轻地说。

“想看我帅气的模样还不简单。”张刑复抬起右手打了个响指,食指和拇指之间瞬间冒出一团绿荧荧的花苗。

“哇!”陆婉风抓着张刑复的右手,兴奋地直跳,开心地欢呼“刑复哥哥好棒,还是魔法师呢!”然后姑娘家一抬眼,看到张刑复剑眉星目鼻梁高挺,面容硬朗瘦削,真得帅到原地炸裂的地步。

就看了一眼,陆婉风忽得松开张刑复的右手,羞红了脸蛋不敢抬头。

张刑复听到姑娘家怦怦跳动的心脏非常激烈,不由得也兴奋起来,终于有一个姑娘沦陷在自己英俊潇洒的面孔下了,哈哈,想起来还真是让人惆怅呢。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