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网

情有独钟斗智斗勇腹黑总裁豪门世家席曼卿司徒顾端是哪部小说_情有独钟斗智斗勇腹黑总裁豪门世家席曼卿司徒顾端是什么小说

完本

盛世豪宠:傲娇夫人太任性

来源:书丛 作者:落尘携殇 主角:情有独钟,斗智斗勇,腹黑总裁,豪门世家,席曼卿,司徒顾端 标签:情有独钟:傲娇夫人太任性

今天小编带来盛世豪宠:傲娇夫人太任性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情有独钟,斗智斗勇,腹黑总裁,豪门世家,席曼卿,司徒顾端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落尘携殇,*那天,她去机场接机,却意外闯入了机场男厕。*

盛世豪宠:傲娇夫人太任性精彩章节:

席曼卿的手被桎梏,倒是不影响脚的动作。她的高跟鞋亲吻上司徒顾端的脚背,委屈的神色之中带上一抹深深地倔强,“技术那么差还学人家壁咚,要杀.人要抛.尸你趁早,别趁我活着占我便宜!不然死了也不会放过你的!”

“你技术很好?”司徒顾端语气微挑,声音中已经带上了一层薄薄的愠怒。

他气什么?被强的人可是她!

席曼卿用力挣脱他的手臂:“我技术不好也用不着和你练习!”

“那你想和谁练习?”司徒顾端拿出手帕优雅的擦拭着手指。

席曼卿向来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的人生信条。为了不得罪眼前这尊大神,她已经够谄媚了,可是这货完全当她好欺负!她席曼卿从小可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她瞥了司徒顾端一眼:“爱跟谁跟谁,你管得着吗?”

“你和顾之什么关系?”司徒顾端靠在房车的座椅上,好整以暇的等她解释。

席曼卿看向司徒顾端那张犹如上帝精雕细琢的脸,脑海里瞬间回想起顾之精致的五官。突然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她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你和姓顾的……该不会是……你误会了,我和顾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和我顶多算是校友,如果你是为了姓顾的才要抛我的尸,那就真的没必要了,你把我钱包还给我吧,我保证不会把你和顾之的关系捅出去的。我发誓!!”

她怎么那么傻?席曼薇说过顾之家境贫寒,况且顾之进入顾氏集团上班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怎么可能开的了那么昂贵又骚包的兰博基尼,很明显和眼前这个冰山雕刻的万年大攻有着莫大的关系。

席曼卿上下打量了司徒顾端一眼,贵圈真乱……

司徒顾端深邃的眸子微眯,带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他将我和他的关系都已经告诉你了?”

没想到顾之竟然将他们同父异母的关系都告知了这个女人。看来两人的确关系匪浅。

席曼卿点了点头,又立刻摇头解释,“没有没有,是我猜的。我绝对不会胡说八道的!再说了,我连你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我对谁胡说八道去啊?”

“知道就好。”司徒顾端放开席曼卿僵住的手,这才将目光放到自己被倒了红酒的西裤上:“昨天打人,今天泼酒,还想要两清?”

他好似在嘲笑她的痴人说梦。

“我都已经跟你赔礼道歉了,大不了再赔你一条裤子不就完了吗?这么大个男人,至于那么小气吗?”席曼卿嫌弃的看了司徒顾端一眼。

“赔礼道歉?”司徒顾端冷然的眉毛轻挑,这女人竟敢说他小气!

席曼卿咬咬牙,“不然你还想怎么样?人都让你强了,我可以告你非礼的!”

“我想,警察应该会先问,非礼你的人姓甚名谁。”司徒顾端眼中闪过兴味的光。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厮姓甚名谁!

席曼卿只觉得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那你现在放我下车!”

惹不起,躲总行了吧?

“钱包不要了吗?”他眉头轻挑。

“不是你不还给我吗?”席曼卿瞟了司徒顾端一眼,突然顿住:“我们现在是去拿钱包吗?”

司徒顾端不置可否。

席曼卿笑靥如花的问他:“不抛.尸,不灭.口了?”

看着女人瞬间神采飞扬的样子,司徒顾端凝了凝眸:“如果你有这个特殊要求……”

“没有。完全没有。”席曼卿立即伸手捂住了司徒顾端的薄唇,阻止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究竟有多暧.昧……

突然一个急转弯,车子朝着司徒顾端的方向倾斜而去。席曼卿失去重力再次跌入司徒顾端的怀里。司徒顾端伸手搂住女人盈盈一握的纤腰,才没让席曼卿跌落在满是碎玻璃的车厢上。

车子停稳,爱德华下车打开了车门,便看到司徒顾端抱着席曼卿的画面映入自己的眼帘。他淡定的吞了一口口水:“少爷,到公馆了!”

他说完,淡定又识相的再次将车门关上。

席曼卿唰的一下红了脸,她猛地推开司徒顾端,重心不稳,终于还是一屁股跌坐在满是碎玻璃的地上,然后,车厢里便响起了一阵惊天地泣鬼神的怒吼。

车门外的爱德华一颗心揪到了嗓子眼,却不敢打开车门看看究竟什么情况。

司徒顾端俊眉微蹙,看着女人的姿势,也有些惨不忍睹。他一把推开车门看向爱德华,“叫尼尔森过来一趟。”

他说完,俯视着哭笑不得坐在地上的女人,伸出手臂。

“走开!”席曼卿拍开司徒顾端的手,要不是他,她能这么惨吗?

司徒顾端皱眉,长腿一迈,从女人身上跨了过去,直接下车。

走了?

席曼卿看着司徒顾端渐行渐远,大有一去不复返之势,立即扯着嗓子大吼,“喂,你等等!”

他要是跑了,她上哪儿找钱包去?

席曼卿忍着剧痛从车上爬了下来,别扭的朝着司徒顾端的方向跟去。白色的裙子上染上了刺眼的鲜血,看起来颇有几分触目惊心。

爱德华挂断电话回头就看到了一瘸一拐的席曼卿。

额……

少爷好威猛!

司徒顾端凝眉,打横抱起了女人。席曼卿下意识勾住司徒顾端的脖子,生怕他一个不开心将自己扔下去。

尼尔森是司徒顾端的私人医生,一直随行在司徒顾端身边。他拿出消毒的酒精递和镊子,对席曼卿说着不太流利的中文,“小姐,我要给你的皮肤消毒,然后取出玻璃碎片。可能会有点疼。”

“你亲自给我取吗?”席曼卿看着床头这个白皮肤蓝眼睛的英国男人,立马签过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臀。

尼尔森看着席曼卿的姿势,哭笑不得,只能重申,“我是个十分专业的医生。”

言下之意是我不会占你便宜的。

席曼卿摇头,死死地捂住被子,娇俏的脸上挂着一抹尴尬的神情看向一旁的司徒顾端,“你把我钱包还我,我自己去医院!”

司徒顾端眼底涌出一股玩味看向爱德华:“告诉她刚刚摔破的杯子价值多少。”

“席小姐,你刚刚摔破的红酒杯,是Versace特质24K环金边定制红酒杯,单只价格一万三一只。”爱德华准确的报价。

一万块三?

席曼卿瞪大了眼睛看向司徒顾端,那得她两三个月的工资!

“你这是抢.劫!我不会赔钱的。是你自己手滑没拿稳。”席曼卿十分厚脸皮的选择当即推卸责任。

她抬眸的瞬间正好对上司徒顾端深邃的眼睛,他对着她云淡风轻的开口:“你身上裹着的被子,市价更高,若是沾上了血……”

司徒顾端话还没说完,席曼卿就掀开了被子,露出挺翘的臀。

“少爷的意思是,人可以走,但是得把玻璃渣滓留下。”尼尔森眼神带着一抹玩味儿看向司徒顾端,他从小和司徒顾端一起长大,要说敢和司徒顾端开玩笑的,估计也只有他有那个胆子了。尼尔森故意凑近席曼卿:“小姐,别害羞,把裤子脱了吧!”

席曼卿挣扎着挪动身子,誓死不从,她皱着眉头倒吸一口凉气。

司徒顾端冷冷的开口,“好了,都出去。”

爱德华率领一帮佣人走出了卧室。尼尔森拿着棉签和司徒顾端四目相对。

“你也出去。”司徒顾端冷漠的下了驱逐令。

尼尔森难以置信的看了一眼已经瑟缩到墙角的女人,终究是带着惊讶的神色走了出去。

司徒顾端拍了拍柔软的欧洲式大床,看向席曼卿:“过来。”

“不要!你出去!”席曼卿指着大门义正言辞。

司徒顾端嘴角挂起一抹邪肆,“你似乎忘了谁才是主人。”

“那我出去!”席曼卿倔强的神色看起来多了几分明艳动人。

司徒顾端的声音渐冷:“不想我动手,就过来躺好。”

这是威胁!

虽然这是威胁,但是她的屁股的确疼得钻心……

席曼卿还是挪着步子趴在了床上,趴在床上的确好受不少。

“我就在这儿趴着,你去把我的钱包拿来,然后我就走,大不了回头我把玻璃渣滓给你送回来呗!”她趴在床上和他商量,额头却因为疼痛而渗出一层细密的薄汗。

他走到床边坐下:“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