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网

冷妤心轩辕昭钺是哪部小说_冷妤心轩辕昭钺是什么小说

完本

风华湘女错爱他

来源:掌中云 作者:麒麟踏月 主角:冷妤心,轩辕昭钺 标签:

今天小编带来风华湘女错爱他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冷妤心,轩辕昭钺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麒麟踏月,冷妤心,前世乃是皇莆王朝宰相嫡女,风华绝代,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却不料爱错了人,为了他,皇莆天遥,她勾心斗角,用尽心机却不料终是为自己的庶妹冷妤馨做了嫁衣。不但失去了后位,更是失去了尚未出生的孩儿。而现在,毒后重生,必将舞权弄势,彻底改变整个大陆。可是为什么自认为看清男女感情的她,还是一点点沦陷在那个看似霸道冷漠,实则温柔体贴的男人无微不至的感情里。在完成复仇大业后,她将何去何从,是和他一起登上权利的巅峰,还是放下一切,远走他方……

风华湘女错爱他精彩章节: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侍卫的通报声音:“大将军到!”伴随着迫不及待的推门声音,入目的是一个八尺高的高大身影。

刚刚退朝回来的冷石闫身上还是穿着宽大的官服,紫色丝绸长袍,补子是象征着一品武将威严的麒麟纹,腰束金玉带,佩金鱼袋,脚穿牛皮长靴,两边以银制鹰头缀着,看起来颇具武将气魄,再配上他那英挺的五官,如剑一般的浓眉斜飞入鬓,星目璀璨而又有着如同鹰隼一般锐利的眸光叫人望而生畏,高挺的鼻梁,浅色凉薄的唇瓣,如刀刻出来一般棱角分明的下巴,一切组合在一起可谓是惊为天人之姿。

就连见惯了皇莆天遥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的冷妤心,也是在心里不由得感叹,这样的脸怎的也无法与在战场上如同恶魔一般的将军联系在一起啊!。

而这边冷石闫刚一进来,就失了在朝堂上冷面战神,叫人望而却步的样子,脸上带着近乎谄媚的微笑快步走到陌苒的旁边,轻声细语温柔开口道:“娘子,为夫回来了,你一人在院子里可有好好休息,有没有想念为夫啊!”

这一连串腻人的话听起来怎么也不像是老夫老妻之间的对话,更像是恋人间的呢喃,直接叫陌苒红了脸,伸手推了一下冷石闫,好不娇羞地道:“老不羞,女儿还在这里呢!说什么浑话!”

看着自己那本就姿态如仙女一般的夫人此时此刻脸上露出的小女儿家的娇态,带着异常红晕的脸蛋,粉嫩的嘟起来的小嘴,冷石闫心里立刻就痒了起来,身体也是燥热,喉咙里更是干渴的不像话,若不是考虑到女儿在这里,估计他就要在这青天白日里在床上处置了这个磨了他十几年的小妖精了。

急忙伸出手从茶壶里倒过一杯茶,一口饮下,冷石闫这才觉得体内的火灭了不少,遂转头看了看从刚才自己进来就被自己忽略了的乖女儿,却看见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门口的地方,看起来像是欣赏着窗外雨景,但那微红的耳垂还是暴露了她只是想要装作视而不见,给自己爹娘你侬我侬机会的实情。

见此,冷石闫也觉得自己有点带坏小孩子了,只得有些尴尬的岔开话题:“心儿,身体可好些了!”

“啊?啊!回爹爹的话,心儿的身体已经基本痊愈了,爹爹不必担心!”

乖巧地回了冷石闫的话,冷妤心慢慢地低下头喝着姜茶,看着棕色的茶汤,冷妤心想着如何从爹爹的口中打探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却没想到,冷石闫自己直接开了口:“对了,心儿身体既然已无大碍,那可想要随爹爹一起去皇莆国一趟,去见识见识那里的人情世故。”

这样的话当然是在冷妤心的计划范围内,但她还是要装出一副小孩子懵懂无知的样子,抬起头,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不好奇的问道:“为什么要去皇莆国啊?我们轩辕王朝不好吗?”

听着冷妤心的话,冷石闫心里头好笑,这也多亏了她还是个孩子,童言无忌,要是个大人说这种话免不了要被抓起来,安上个叛国罪名的,伸出宽大的手掌心轻轻揉了揉冷妤心软软的发顶,冷石闫温和一笑:“心儿下次不要在说这种傻话了,我们轩辕王朝自然是最好的,只是这一次皇莆国那边出了变故,那皇莆国皇后因病沒了,那皇莆君王感念爱妻,遂宴请周边国家去参加皇后的国丧之礼,我们轩辕王朝作为众国之首自是要做个表率,大王的命令是让我作为武将代表带上妻儿护送他去皇莆国,随行的还有文臣之首,宰相刘垣及其长子还有夫人。”

“额,这样啊!”冷妤心故作懵懂地点了点头,心里头却是恨的要命,好你个皇莆天遥,害死我还不够,还要口口声声的用夫妻情深这种恶心的借口去借机交好别国,你怎么不直接去做那赚死人钱的盗墓贼呢!

心里怨毒,脸上仍是一派波澜不惊的样子,倒是一边的陌苒好不怜惜道:“真是可怜了那冷皇后,想着当年那可是一手倾负天下的女中豪杰啊!就连我家心儿的名字也是随着她取得,想着让我家心儿也可以和她一样坚强,不说有旷世之才,最起码不必依附于男人生存,谁知,今时今日,我们这些人竟亲眼见证了那女中豪杰陨命,这真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原来如此,难怪自己今生与前世竟是同名同姓,原来有这般渊源在其中,果然一切早就是命中注定,只是到了这个时候,看到自己的娘亲唏嘘感叹于自己前世的死,冷妤心自己还是忍不住想要开口去呐喊去解释,自己之所以会英年早逝,都是因为那一对不要脸的狗男女,自己恨不得剥其皮,抽其筋,饮其血,食其骨肉!

只是冷妤心自己心里清楚,现在的自己还不能说,先不说不会有人信自己,更何况,只有能忍之人才可以成大事,自己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养精蓄锐,像一只潜伏在草丛里的猎豹一样在必要之时,毫不犹豫地去咬断那猎物的喉管。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