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网

何雨檬郎家赫小说_何雨檬郎家赫小说名字

完本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

来源:掌中云 作者:蓝荷 主角:何雨檬,郎家赫 标签:总裁,现言,甜宠,婚嫁,腹黑

今天小编带来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何雨檬,郎家赫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蓝荷,妹妹和男友劈腿,自己却被逼嫁给了妹妹命不久矣的未婚夫郎家赫。何雨檬渐渐发现,这个身患绝症的人,居然比正常人还要健壮……

甜蜜警告:总裁太腹黑精彩章节:

“小何……”

“小何?”

她走神得厉害,刘主管不悦地叫了两声,她才回过神,脑子马上极速运转,不得已启动她的应急方案。

她笑开,为丢失了计划书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柔和地说:“大家好,我是这次计划书的负责人,何雨檬,为了让各位更快接收信息,这次,我多用图表来表达我们公司的想法,请关灯!”她对帮忙关灯的同事微笑点头,表示感谢。

整个讲解持续二十分钟,最后,何雨檬得到了众人热烈的掌声,郎家赫深感意外地挑了挑眉,目光浮泛着欣赏。

签下合同之后,何雨檬一口气跑上了天台,

软倒在栏杆边,脸色惨白,大口大口地喘气,刚才的整个过程,她看上去冷静,其实怕得要死。

想到自己这两个月在公司的遭遇她委屈得捂嘴哭了起来,埋头入自己的臂弯,哭诉:“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不是狐狸精……”

“我这么努力工作,没有招惹你们……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工作?”

她签合同的时候,才想到有人把她的计划书偷走了。

“笃!”跟上来的郎家赫此时在何雨檬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垂眸看她这幅模样,眉峰拧紧,脸色不悦。

听到动静,何雨檬抬头,见郎家赫正阴沉着脸看她,她马上站起,抹去脸上的眼泪,问:“总裁找我有什么吩咐?”

语气尽量专业。

郎家赫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放眼远方的天空,缓缓说道:“受了一点错折委屈就跑来这里怨公司,怨同事,看来,我真是高看你了,明天你不用来了,郎氏不养你这种心理承受能力跟小孩无异的人!”

毫无预兆听到自己被解雇,何雨檬懵了:“总裁,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不用怀疑我的听力!”

说罢,郎家赫转身,往回走,脸色意味难测。

“我没有怨公司,是同事们对我有误解,而且是我很努力完成工作,你也看见了不是吗?”何雨檬快步跟上去,拉住了郎家赫,脸色委屈,见郎家赫双手插进裤袋,脸色有点不耐烦,何雨檬连忙说:“我保证下不为例!”

郎家赫不悦地拿开了她的手,走进了总裁专属的电梯。

何雨檬见状马上进了员工电梯。

他不会真的因为这件事就解雇我吧?都怪我,怎么没控制好情绪?现在该怎么办?

电梯平稳往下,何雨檬的心却慢慢被吊起。

“叮!”

另一边,走出总裁专属电梯的郎家赫,边往总裁办公室走去,边跟助理通着电话:“马上去查,把在背后诋毁她,给她工作添乱的人全开了!”

声音分外阴沉。

中午,何雨檬没有回家,而是在咖啡室里悬着心等“解雇”,同时思考被解雇之后该怎么办,如坐针毡。

然而,何雨檬再回到办公区就看见了平日里最爱给她分派额外工作,在背地里煽动同事孤立她的那几个人正灰着脸,憋着嘴一脸不满地收拾着各自的东西。

“哼!”

“狐狸精,算你厉害!”

临走的时候,她们愤而不甘地朝何雨檬翻了白眼,骂骂咧咧地离开。

端着水杯的何雨檬站在原地,疑惑地眨了眨大眼睛。

坐下,她才想到她们或许是因为在背后欺负她,被人发现了,所以遭到辞退,她想了想,喃喃:“难道是他下令辞退的?毕竟我在天台说的话只有他听到了……”找不出反驳这个的结论,何雨檬的心尖生了一丝甜蜜,生怕别人看出她的此时的想法,她端起水杯喝水,嘴角矜持地笑得很甜。

她觉得,其实郎家赫对她挺好的。

当天下午,她加快了工作速度,提前完成了工作任务,一下班就回了家,因为她想好好为郎家赫煮顿饭。

下午六点,门铃响起。

“我去开门!”何雨檬阻止了想去开门的安嫂,快步走去,打开门:“你回来了。”声音温柔得让人心动,笑容甜美,郎家赫拧了拧眉,有点意外。

见他愣住了,何雨檬拉起他的手,径直往餐厅走,边走边说:“我给你煮了饭!当是答谢你之前总是帮我解围解困,顺便庆祝你出差回来。”

看到餐桌上精心布置的烛光晚餐,郎家赫心跳顿了半拍,心头有种异样的感觉在涌动,似乎是温暖?

“对了,要先洗手!”何雨檬将郎家赫牵进了洗手间,像对待孩子一样将郎家赫的带到水龙头下。

冰冷的水洒在手背上,郎家赫即时回了神,他收回了手,转瞬将何雨檬逼贴着洗手盘的边缘,何雨檬一惊,本能地抬手挡在他的胸前。

“你想做什么?”郎家赫完全未察觉他的声音掺杂了温柔。

“……你刚刚发愣,我只是想帮你洗手而已……”两人的身贴着身,距离太近,何雨檬尴尬地红了脸,看着却分外诱人,郎家赫吞了吞喉结,扣着何雨檬的只手可握的细腰,将她提坐到洗手台上。

“我……我们还没吃饭呢——唔。”

郎家赫不听她的话,吻紧了她的唇,熟悉的糯软触感让他激动得头皮发麻,他不可遏制,也不想遏制地加深了这个吻,霸道而热烈。

何雨檬没有退避,承受着他的吻,抬手温柔地圈上了他的脖颈,两颗心缠绵得极温柔。

何雨檬想,两个月不见他,她到底是想他的,而郎家赫全然未觉,两个月不见,他早已想疯了她。

缠绵过后,两人相对而坐,沉默着吃晚饭,烛光摇曳,何雨檬还没羞得浑身发烫。

而郎家赫早已恢复了一贯的高冷,仿佛刚才的缠绵没发生,吃饱的他,放下筷子,说道:“味道不错,以后你煮饭。”

然后起身离座。

“……”

何雨檬的视线跟着他的背影移动,久久才反应过来,木木地回应:“好。”

郎家赫一向早起,第二天一早,何雨檬早早就起来做早餐。

“铃铃铃~”围裙口袋里手机铃声传来,何雨檬一看来电显示“妈妈”,放下了勺子,接了起来:“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这么久没有音讯,做了郎太太以后都要忘记我这个妈了?”

杨姿的语气很不悦,又显然有要求。

“那,妈妈过得好吗?”脑子里一闪而过之前她哄她喝下带了药的水,何雨檬有点生气,但一想到她正住着院,或者是受了苏如悠的怂恿,她也就没了脾气,她毕竟是她妈妈:“身体怎么样了?”

“哼,我一点都不好!”

听筒那头的人直接呛了过来。

“……又怎么了?”

“你问郎家赫拿七百万,最迟今晚送过来给我!”

语气十分理所当然。

“七百万?”何雨檬吃惊得要几乎喊出声,她及时抬手捂住了嘴巴,又尽量压低声音问:“妈,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这里是开放式厨房,生怕被管家等人听见,何雨檬捂住了手机,快步进了洗手间。

“做什么?他现在是我的女婿,他拿钱来孝敬我不应该吗?结婚这么久他可是一眼都没来看过我这个丈母娘,我现在问他拿七百万怎么了?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必须拿来,不然你别让我这个妈了!”

杨姿忽然就大发雷霆。

何雨檬快步躲进了洗手间,压低声音问“妈,你是不是又借高利贷了去炒股了?”

她话音刚落,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凶神恶煞的男声:“我特么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明天早上六点半之前没还上那七百万,就拿你的双手来换,规矩咱们之前就说好的,听见没有?”

听筒里紧接着传来,杨姿可怜的求饶:“是的是的,我没有忘记我们的规矩。”何雨檬的心一下子揪紧,眼泪夺眶而出:“怎么会这样?”

她捂住嘴巴,哭得厉害,杨姿求饶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位大哥别生气,我,我跟你们说,我的女儿三个月前嫁给了郎氏集团的总裁郎家赫,他有的是钱,这次,我一定能还上……她电话里说了,今天晚上一定拿来!”

何雨檬心如刀绞。

整个早上,何雨檬工作得心不在焉,手紧紧握着手机,脑子全是母亲被债主威胁的画面,想着怎么跟郎家赫开口借三百万。

七百万呢,他会借给我吗?

我无论如何都要借到这七百万!虽然那个女人好赌又总是做坏事,可是她毕竟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砍了双手。

眼看已经到了13点,她咬了咬牙,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拨通了郎家赫的号码:“你现在有空吗?我有急事找你……”祈求的话语真诚又急切。

总裁办公室里翻着文件的郎家赫拧了眉峰,放下笔,淡淡回应:“说!”

心底有预感这个女人有事瞒着他!

“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能到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吗?”

安静的咖啡厅里,何雨檬坐在郎家赫对面,郎家赫看着欲言又止的她,眉峰渐渐拧得很深。

“……你,你能借七百万吗?”

话说出口,何雨檬低下了头,紧张得握紧了咖啡杯的杯耳,生怕郎家赫不答应,又极力祈祷着他能答应。

“七百万?”数目对郎家赫而言不算什么,可是由何雨檬的嘴里说出来,他的心顿了一下,平静地问:“做什么?”

“我……”我不能告诉他是妈妈为了炒股去借高利贷,何雨檬抿了抿唇,说:“我有用,我会还给你的……”

“还?”郎家赫觉得可笑,挑了挑眉:“怎么还?”

“我有工作……”何雨檬没有底气,声音很小。

“你一个年薪加提成最多不过十万,你打算怎么还?”

“我可以还你七十年!”何雨檬顺着郎家赫的话脱口而出:“请你借我七百万,郎家赫,我求求你。”

听到何雨檬口中的“七十年”,郎家赫莫名其妙地有几分开心,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这是,碰巧早已经来到咖啡厅里的何佳琪端着咖啡,自然而然地坐下。

“你怎么会在这里?马上离开!”何雨檬对何佳琪的出现愤怒不已,然而何佳琪只是白了一眼她,就转脸跟郎家赫说:“七百万,郎先生,别怪我不提醒你,何雨檬当初之所以同意嫁给你就是因为你的钱!等你死后,她应该可以分到的不少财产,是吧?”

何佳琪的语气很讽刺,讽刺郎家赫识人眼光,讽刺郎家赫被人耍得团团转还蒙在鼓里。

郎家赫的脸色铁青得冒烟:“滚!”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