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网

倾千觞乐笑歌是哪部小说_倾千觞乐笑歌是什么小说

连载中

剑心长虹

来源:掌中云 作者:春风来了又去 主角:倾千觞,乐笑歌 标签:热血,江湖,权谋,斗争,武侠

今天小编带来剑心长虹小说,这本小说是描写倾千觞,乐笑歌之间故事的小说,该小说作者是春风来了又去,人心即剑心。一辈子学完不了的剑,一辈子还不清的情。

剑心长虹精彩章节:

莫约半个时辰后。正当我在搭起的篝火前抱着剑闭目养神之际。

“来,接着。”回头一瞥,一野鹿尸体应声俏音向我飞来,勾起了笑意,也勾起了杀意。华光一闪,剑芒吞吐,野鹿尸体被一分为二,但剑势并未停息,依旧向前杀去。

眼中他的笑容瞬间被骇然之色挤走,但旋即被一片冷静所替代,马步收拳,架势十足欲拦我一剑,但是有这么简单?送剑到怀后突然加速改其势反手上刺,剑锋如奔雷之势,直取他的颈脖。此刻间不容缓,他反应也极为迅速,头向后微偏,同时双手大开,上臂横放用护腕顶住剑尖。剑虽拦住,只削去他鬓边几丝发许。但后手一拳却砸到他的胸口之上。

借拳势飞身后退靠在身后枫红的树上。双手横栏。眼睛直盯于我,大喝“你疯了!”

并未答他所说,“第一剑!”,心里默念。

凭剑飞前,一副豹子扑食之势,再刺向靠在树上的他。他见我未答他语,且来者不善,猛一咬牙,两脚分开作马步式,右脚于地平转,顺势转身将左腿所束重物借旋转之力猛然踢出。

双眼聚神,才发现原来是几块一尺见方的铁块,依回身旋转之力,那平平铁块似变成流星飞弹一般向我轰来,若让这玩意砸在身上,少说也得断几根骨头。其势不可挡,我只能空中强行变轨,翻身下落,两手接连撑地跳开,同时躲过他右脚踢出的另一堆铁块。

一击不成,翻身正欲计划下一击的时候,眼角一瞟,惊讶的发现靠在树那的他已然不见!耳旁阵风掠过,正当我暗叫糟糕时,右腿膝部巨痛袭来,身体不自觉向后仰去之时,又感觉腰间遭到重击,一下将我整个人扭曲成拱形状。

去掉长期缚在脚上的铁块的他,速度有一段非常恐怖的爆发,而我却忽略了这致命的因素,那自己必然要为我的大意,付出惨痛的代价了。

正当暗悔之际,感觉腰间忽然一紧,一阵大力袭来,后仰之势加剧,他想要将我背摔过去!若让他这一记招数成功,那我可以说不死也得去了半条命。

不过思索之意瞬间被疯狂的冷静所取代。高手过招就是一个刺激,我一直认为,狭路相逢勇者胜。而现在我两所处的状态,正是狭路厮杀之际!一霎间,接近生死,我尤为凸显兴奋,嘴上也止不住大喝,“第二剑!”右手高高举起剑来,反手握住,猛向下刺。

无以死心而欲行死事,必不能成!这一剑,必先透过我腹,再穿他心!杀人,岂能不付点代价?!

此刻我背向他,看不到他表情,但从腰间略微松缓的双手,我已将他内心猜的八九不离十。果然,下一刻,他便右手使力,将我横扔了出去,后退到刚才靠着的枫树旁,紧紧捂住刚才中拳的胸口,口中鲜血淋撒而出。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不禁冷笑一声,既然不想同归于尽,那就休怪我无情了。不愿放过他心神动荡的机会。忍住翻腾的血气的,硬将已浅入我小腹的剑抽了出来,全然不顾疼痛,抄起带着血的剑,又向他攻去。“第三剑!”

他此刻已经为强弩之末,刚才他那精彩的反击,已然为最后绝响。第一剑虽无结果,但那一拳造成的内伤,他已经压不住了。第二剑不顾伤势强行反击已是自寻死路。

此刻面对我的第三剑,他也只能作无徒劳的反抗了。他一手捂胸,一手变爪向后猛的一拉,将半截枫树强拉下来横在我与他的中间,待我剑刺进树时,双臂下压,以变剑势,心里期望这能有所作用。但是,此刻他伤势不小,后继无力,干什么也白搭。

握住剑的手轻轻一荡,就让横栏的树木支离破碎,一脚将门户大开的他踹飞,等他撞到身后的树停下来,靠着树艰难坐起来的时候,我的剑已经抵在他喉咙前了。

“第四剑。”

——————

看着他紧闭双眼,苍白地双唇带着嘴角肆流的鲜血,半天不为所动。我将剑缓缓归入鞘中。等他睁眼看到旁边被刺穿的树,转而不解地看着我时。

我向他道,“你没发现树上有个虫子吗?”

他听完我话之后,腮帮一股,愤然跃起一拳锤在我胸上,“我可差点就死到你剑下了!你还装作没事人的样子!”又叫喝道,“你定是犯了失心疯!”

“没有”双手环抱于胸,看着靠在树上的他,心中燥意消散,难得开起了玩笑,“我既然动手,自有我的理由。涉世以来,便自感与万物交割,感情甚笃密不可分,我待万物生灵于同胞兄弟。而今日你当我面杀了我兄弟,甚至还将尸体扔向我来侮辱,自然让我怒火中烧,于情于理你合该吃我这三剑。你还有疑问?”

当时他眼中的我应该是悲天悯人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他脸色阵红阵白,咬牙切齿道“你就瞎给我扯吧,那你为啥不早告诉我你不吃荤的。”

“不好意思,我忘了”

“你是故意的!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接着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彻底杀了我,给你那什么鬼鹿兄报了生死大仇算了”。

“我跟自己定下三剑之约。三剑既过,我再没有出手的道理。所以你也才保下一命。”

他听到这话,怒发冲冠,“你还觉得自己一副了不起的样子。”一把推开我,“还不让开!”,哼哼唧唧走到火堆旁坐下,从怀中掏出来黑不溜秋的盒子,从里面拿了两颗红色药丸,张嘴就吞了下去。

闭目打坐,呼气渐渐漫长起来,头上也冒出一片白烟来。看起来像农家做饭时的烟囱一样,蛮有意思。不一会。他的脸上恢复了正常的红润之色。不愧是大夫,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若异地相处,我好说歹说也得躺上两天。

“你可浪费了我一颗好药啊”,睁开眼第一句话就是这样。让我搞的很不好意思。还未等我说话,他又说道,“下次你若发作,就告诉我,起码让我有个准备。”

“好的。”

他一手伸出,连在我身上点了好几处。“大概可保你半月无碍,本想着还不怎么严重。看来还是我估计不足,我们得加快速度。早点到我朋友那里看有没有能帮你压制这股血气的药。”

“好说。”

他放下的怒气又升了起来,“你就不会说点谢谢我的话!好好好,好你个头,你不是不吃肉吗?那你还不找点草啃去,在这碍我眼!”

听罢,我有些不好意思地嘟囔道,“其实,那鹿肉我觉得就不错。”说完之后看他的表情,我立马就跑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耳边都在回想着他叽里呱啦骂我的话……

那一晚,月光皎洁,银光素染。繁星满天闪烁。静谧而又祥和。

……

翌日,在溪边扶水摸了一把脸,便踏上了路途。依他之言,今日下午便可到达目的地。不过最好还是快些赶路,毕竟长久晃荡在山内,眼前再漂亮的风景也会厌倦。

莫约午时,我们就抵达了山头,入秋三伏天的太阳毒辣的让人只想好好找个萌荫之地美美地歇他一阵,或说找个清谭小溪,也挺不错。等这太阳过去之后再赶路,方为正解。正当我麻木地被太阳折磨,思绪宛转之时。前方一阵若有若无的鞭打声混杂着责骂声传来。

“去看看,”不等我作答,他已飘身而去。我对此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没想动,但是他已经去了,我总不可能自己待着吧。抱怨着江湖上竟然还有像他什么事都想管一管的埋怨,又带着一丝对他的诅咒,还有一些竟然不等我回应就一个人跑了的气愤,最终还是轻叹一声随后跟了上去。

等我赶上他时,入目却是他正一手抓着一银色的花鞭,鞭那头是一个凶神恶煞,三大五粗的髯虬汉子。鞭下是一个瘦骨嶙峋的小孩子,正在抱头瑟瑟发抖,看着这一幕我大概已经明白何故了,那汉子一眼搭上去,也就是看起来威风点,不是什么大难事,我找个树下坐看着他处理就行了。

……

他也是刚抓上鞭子,那汉子愣了一愣,想来也不知道从哪跑出来的家伙,好一会才使劲拉了拉鞭子,想要抽回去。我看到那汉子的行为,不禁内心嘲笑了一番,这让你拉回去,我还不如找个墙撞死算了。  

仿佛是听到我的内心的话,那鞭子刺溜一下,像蛇一样钻了回去。我的内心跟那汉子同时骂了一声,“你...他...妈的。”汉子收鞭瞪着他又接着骂道,“你他娘的活够了找死是吧,瞎管什么事?”

他俩手一摆,笑眯眯道,“嗨,兄台动什么气啊,小孩子犯错,说两句便可,再不济照屁股给上两脚也可,但你用鞭子抽——把孩子抽坏了咋办。”

那汉子双眼一瞪,啐了一口,不依不饶道,“今日真是晦气,这娃儿记吃不记打,一天不知道干活,老子教育他时候,还碰到个脑子让马踏了的蠢货,给我讲道理?赶紧滚,回去给你老母讲道理去。”

其他章节

相关文章

热门小说